Keep calm!火热AI医疗背后的冷思考!

2018-11-26

技术重要还是场景重要?

前一段时间,有人说,医疗AI的技术不重要,场景才最重要。真的吗?这话也对,也不对。

以Echo音响为例,它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抓到了一个特定的美国式场景,跟美国人生活的融入度很高。很多AI公司的成功都在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场景,包括网络鉴黄。失败则是场景抓错了,没有抓到用户真正的需求。

医疗AI亦要抓对场景,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因为当下技术的重要性还没法得以显现,就像大学生和小学生同时比赛做四则混合运算,看不出区别。或者说互联网发展早期,大家都能做个网站,但不是每个网站都能应付双十一的并发。

这样来说,短期看场景很重要,没有场景落地能力,都活不到发挥技术的那天。但长期来看,技术能力也很重要。就像你还用笔在计算时,别人已用计算机。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公司,只用一个月就把其他创业公司半年做的事做完了。越往后,这种技术能力差异越重要。长期来看,能够冲出来的公司一定是技术上有持续续航能力的公司。

另一个常见的误解是数据,很多企业认为能够占有数据就可以了,但占有数据与可持续占有优质数据是有区别的。初期时,你跟医院、厂商的科研合作,都不是排他的,而未来商业合作,都是排他的。目前跑得快的公司,已开始在各医院跑马圈地部署服务器了。


是2B还是2C?

短期来看,肯定是2B,长期来看,2C也有很大机会。就像电脑,最初是卖给公司,后来则是进入到家庭,医疗AI也会经历由医院到家庭的过程。

今天的病人,还很难获取病历资料,但影像资料已经很容易获取,只是病人拿到片子后不知道给谁看。未来病人拿到片子,如果摄片的机构不能提供令其满意的诊断服务,就可以自己选择用哪家医疗AI商的服务。作为AI技术服务公司,不需要完全自建影像中心以形成闭环,就像电商公司无需都自建物流。同样,这些第三方影像提供商,也不需要自己再去组建这样一只医疗团队。所以,我们拉长时间轴,从未来十年二十年往回看,就会明白到底是2B还是2C。

回到当下,2B时代,怎样让自己的产品进入到医院?我们要看看这里的利益相关方,医生是使用者,他们肯定不希望被机器替代,但是普通的影像医生也不是购买行为的决策者。决策者是院长、科室主任,想想他们有什么动力引入医疗AI,是降低成本,还是降低误诊率?

从这个角度想,2B产品的竞争力在哪里?技术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95%的准确率与90%的准确率,这个差异并不是医院最为关心的,也很难去验证。医院更在乎的会是相关方的利益和安全性。所以初期,最重要的是有渠道说服决策者让你的产品先进去,渠道优势也是我们应该重视的。


  

  医疗AI会替代医生吗?

尽管医疗AI的目标是替代部分医生的工作,但就现状来看,影像等资料不能作为独立诊断的依据,对于医生它只是个参考,并且还需要医生的帮助来提升它的性能,就像用户为导航纠偏一样。但未来,随着医疗AI技术的发展,其能够结合的内容也将越来越多,替代的能力越来越强。

一个孩子学步时摇摇晃晃步履蹒跚,我们能说他长大了连路走不稳吗?可以肯定的说,不管是否愿意,医技人员及影像医生的部分工作未来都会被替代,技术洪流是不可阻挡的。一两年内,可能还有一些小波折,但五年十年,一定会。

至于收费问题,比较复杂,不仅涉及到医院的态度,还涉及到卫计委、医保、发改委等政府部门的意见,初期的商业化产品也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从目前各级政府大力推进人工智能的积极态度来看,我们有理由乐观预期,在不久的将来,逐步会有一些更明朗的解决方案。


 

  病人隐私问题会不会被泄露?

能否处理好病人的隐私问题与能否获取理想的数据数量和数量密切相关。AI医疗需要长期大量搜集患者的个人隐私和敏感资料,这让患者在面对医疗人工智能时产生极大的担忧和怀疑,甚至是抵抗。这已经成为AI医疗发展的一大阻碍。

在互联网产业里,医疗这个关键词,总是引人注目,医疗数据也会拥有比其他数据更高的价值,从而引起大量黑客关注。想安全的享受医疗数字化,或许以下几点会有效。

1.增强对医疗机构信息安全的监督并加以惩罚措施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对医疗数据有着相关监督法规,在几年前国家卫计委出具的《远程医疗信息系统建设技术指南(2014年版)》也提出了采用统一设备采集数据、分布式离散储存等等安全保障措施。但《指南》中提到的安全措施仅仅是浅尝辄止,像是提出了统一采集数据的想法,却没有对数据采集设备的制式制定标准。同时《指南》仅作为参照执行作用,没有完整的监督和惩罚机制,具体执行时发生了数据泄露应该如何追责更是一笔糊涂账。

而美国在90年代就制定了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提出对医疗数据进行倒卖、故意泄露和利用会导致25万美金的罚款和十年监禁。这一法案至今对很多医疗健康产业都有监督作用。

2.制定有关移动医疗的准入门槛

移动医疗作为AI医疗最重要的板块之一,它存在的问题即可以视为AI医疗问题的缩影。那么什么样的企业可以做移动医疗产品,目前这一规则似乎是由应用商店制定的。但医疗毕竟属于民生建设范畴,以我国当前的现状来看,如果移动医疗是大趋势,完全的市场化并不是最好的选择。相关部门的介入可以对移动医疗产品产生的数据形成监管,也能避免民生资源和市场化发展之间的冲突。像美国早在2011年就发布了针对移动医疗产品的监管指导草案,其中包含了严密的审批流程。其他AI医疗会不会发生类似移动医疗的隐患呢?又该怎么解决问题?或许可以以移动医疗为先例,来思考解决办法,为其他AI医疗铺路。

3.利用新技术保障信息安全

这一点貌似是目前看来最实际的解决方法,一方面阿里云、腾讯云等等云计算企业都开始关注医疗云领域,把标准化的服务和先进的技术带给医院。另一方面区块链在医疗方面的应用也越来越多,例如在医疗信息流通过程中加入基于加密技术的身份认证。不管是几家医院联合建立私链,还是置于公链之上,都可以加一层保险。萌芽之中的医疗数字化,一定会成为改善医疗产业现状的重要工具。想要让这颗幼苗茁壮成长,清除害虫与杂草一定是第一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习近平:将增设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新片区